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394章 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

作品:大唐霸道太子李承乾|作者:易如意.CS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19-11-09 00:19:42|下载:大唐霸道太子李承乾TXT下载
  这一日,李世民行在与江夏王李道宗下棋,嘴里聊着工部尚薛大鼎眼下遇上的难题。

  李世民手里拈着一个棋子,看着低头盯着棋盘,还举棋不定的李道宗,叹口气道:“承乾还是太年轻,把事情想的过于简单了,伊河泛滥数千年了,历代都没有彻底治理好,他想靠着一个薛大鼎就能想治理伊河?”

  工部尚书薛大鼎被李承乾派出来治理洛水支流伊川县境内的伊河。

  李承乾要在洛阳建立炼钢厂,需要把伊川县里的煤碳运往洛阳,伊河就是运煤的水路。

  但是伊川县境内伊河沿岸多山,河床落差大,河道极其不稳定,每年夏天都会出现洪水泛滥。

  薛大鼎来到这里通过实地考查,决定在上游嵩县境内修一个水库,然后疏通下游使煤碳能常年往外运。

  只是这系列的工程都被当地士绅阻止了,单靠薛大鼎根本推行不下去。

  这些事身在洛阳的李世民自然一清二楚。

  李道宗小心地把手里的棋落在棋盘上,抬头看着李世民慢慢劝道:“不如陛下写份旨意派人送回长安,指引太子殿下一二。”

  李世民早等着李道宗落棋了,闻言却气的哼一声,先不下棋,抬头看着李道宗道:“他能听朕的指点吗?”

  说罢看见李道宗陪着小心的脸,又叹一口气,低头把棋子放在棋盘上,无奈地道:“他不听,先让他吃点教训,然后他就知道东征的意义了。”

  李道宗闻言也点点头,认为只有朝廷有绝对的威望,才能有效治理地方。

  正说着就见一个内侍领着马周走到殿门口,李世民见马周要站住等内侍进来通禀,便大声道:“让马卿直接进见吧。”

  外面两人闻言就直接走进来了。

  “臣马周参见陛下。”马周进来先向李世民行礼。

  李世民已经放下棋子转向马周,李道宗见马周进来也起身站到一边。

  李世民抬抬手道:“马卿平身!”

  “谢陛下。”

  马周直起身子向李世民奏道:“启奏陛下太子殿下派吏部侍郎刘祥道来给陛下献诗了。”

  李世民闻言没有问刘祥道,而是直接问道:“是什么诗?”

  马周答道:“回陛下是一首咏贾谊的诗,少年倜傥廊庙才,……”李世民一边听一便站起在殿里慢慢踱步。

  “太子殿下写的果然都是好诗。”

  马周诗一念完,李道宗就开口称赞。

  李世民正在大殿里随意踱步,马周把诗念完,还低着头感受诗里的意境。

  听见李道宗称赞,才略有得色地抬起头看一眼李道宗和马周,然后对外面的内侍道:“宣刘祥道进见。”

  看着待内侍走出去,又笑对马周和李道宗道:“那刘祥道朕以前也见过,廊庙之才或许过誉了,但是确实是个用心做事的人。”

  马周闻言连忙赞道:“太子殿下看人已得了陛下的真传,自然不会看错。”

  李世民听了哈哈大笑。

  李道宗看马周一眼心道:姓马的拍马屁都是行家。

  不一时风尘仆仆地刘祥道进来,把他们写的改革铨选的奏疏呈给李世民。

  李世民看了奏疏半晌叹道:“杜卿和刘卿确实是廊庙之才,可是你们做如此,岂不是要让太子碰个头破血流?”

  刘祥道闻言十分惶恐,慌忙跪下道:“是臣等之罪。”

  李世民看着他淡淡地道:“杜正伦和你也都是公忠体国之臣,看出这些问题并没有错,只是提出的不是时候。”

  “陛下,近日太子殿下多项政令受阻,怕是不好收拾。”马周神色凝重地道。

  李世民闻言先是点点头想要说什么,却突然顿住,神情淡淡地道:“这倒不怕,总之还有朕在,承乾虽然聪明但也缺少段练,就让他在长安受些段练。”

  马周见状便不再说什么。

  “马卿多留意一下长安的情况。”

  “遵旨!”

  李世民说罢便摆摆手示意众人退下,众人见状便行礼退出。

  刘祥道跟着马周走出行在后,便焦急地向马周问道:“马中书陛下这是何意?”

  马周笑笑道:“刘大人不必担心,陛下想段练段练太子殿下,对此事一时间不会多说什么。”

  刘祥道闻言松了一口气,忙去东宫在洛阳的驻点,用飞鸽给李承乾传书。

  看着刘祥道明显松一口气的样子,马周心里更觉好笑。

  李世民一心想要东征高句丽,就是为了建立无上威信,好一一解决大唐内部的问题。

  现在看到李承乾把这些问题一样一样的提出来,也感到欣慰,并没有怪罪李承乾的意思。但是同时也认为仅凭李承乾现在的威信,是绝对办不成这样的事,所以选择隔岸观火。

  想等李承乾碰得头血流时,转而支持他东征高句丽,父子两齐心对付内外的敌人。

  第二天,马周就把张行成和刘德威的奏疏也给李世民送去,李世民看了依旧不置一词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东宫崇教殿。

  两天时间过去,杜正伦的奏疏内容已经在长安官场传开,攻击杜正伦和刘祥道的奏疏雪花一样送进了东宫。

  对此李承乾一律留中不发。

  这让张行成和禇遂良都松了一口气,暂时不用开战。

  这日一早张行成来到崇教殿,看见李承乾和其他都到了,忙向李承乾告罪。

  李承乾也不多说什么,只是摆摆手示意刘葵把一份诏书拿给他看。

  张行成薛大鼎加封正二品散官‘特进’的诏令,心里十分不解。

  散阶是代表一个官员官阶,相当于现在的高官到股级,本身并没有实权,官员的权力来自职事官,比如县长什么的。

  薛大鼎是工部尚书是正三品的职事官,给他加封散官应该加封正三品的‘金紫光禄大夫’,或者高一级的从二品的‘光禄大夫’都没问题,可是直接加封正二品的‘特进’就有些过份了。

  要知道之前享受过这等殊荣的是魏征,魏征加封‘特进’时虽是正三品的侍中,但是侍中是宰相之一,职权上要比六部尚书略高,所以才加封正二品散官。

  “太子殿下,近来臣没有听说薛尚书有立大功,这突然超拔恐怕不好吧!”张行成小心翼翼地提醒道,生怕因此引得李承乾反感。

  李承乾闻言也不在意,只是面无表情地道:“薛尚书出京办事困难重重,升高散阶也是为了好与当衙门打效道。”

  其实李承乾是想把六部尚书的散阶都加到特进,只是担心一时变动过大,又引起百官议论,现在薛大鼎正在办差所以先给他加了。

  张行成闻言心里一动就知道了,这一定是薛大鼎在外办差时遇上了什么麻烦,李承乾想通过提高他的官阶来压迫地方上的官府。

  想到此便在诏令画押,准备回去用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