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724章 第一目标

作品:福晋有喜:四爷,宠上天!|作者:冰婶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19-11-13 13:47:20|下载:福晋有喜:四爷,宠上天!TXT下载
  尤其后宫没有新的皇嗣,也就掀不起什么风浪来。

  不一会儿,龙辇在咸福宫停下,苏培盛则立马唱报:“皇上驾到!”

  四爷抬脚进咸福宫的瞬间,馨妃便拉着二格格,出来迎接了。

  “皇上、皇阿玛吉祥!”馨妃和二格格齐齐道。

  四爷的视线扫了馨妃和二格格一眼,淡淡的“嗯”了,就进了堂间。

  进去后,他就在堂间的太师椅坐下。

  馨妃没有像旁的女人那般争宠,而是让二格格给四爷倒了茶。

  “皇阿玛请喝茶。”二格格端着杯盏,递给了四爷。

  四爷看着二格格,接下了杯盏,抿了口茶。

  二格格递完茶后,说了声“皇阿玛,额娘,女儿去学女红了”,就出去了。

  于是,屋里便只剩下四爷和馨妃。

  当然,还有苏培盛站在四爷身后。

  馨妃性子文静,四爷没说话,她便不会主动地说些不识趣的。

  隔了一会,四爷先开了口,“过阵子要秀女大选。”

  馨妃温柔一笑,非常体贴地道:“如今后宫姐妹着实没几个人,是时候选一批新的秀女进宫侍奉您了。”

  四爷面上淡淡的,他牵了牵唇,“今年,朕打算去太庙吃斋持戒,就不管这档子事了。”

  此话一出,馨妃柳眉微微一挑,有些诧异地看向四爷,“皇上,这...您是大清的帝王,您不管秀女大选,那还怎么选下去啊。而且,您要是去吃斋持戒,那这大清可怎么办?”

  “朕只是吃斋持戒,又不是不理朝政。”四爷严肃地道:“另外,秀女大选就由你和几个嫔位以上的妃嫔监选。”

  馨妃瞧着四爷不苟言笑,没再说些不中听的话。

  而是受宠若惊地朝四爷行礼:“臣妾多谢皇上信任。”

  四爷嘱咐完正事,没在咸福宫多停留,就回了养心殿。

  这一次的秀女大选,四爷以“吃斋持戒为地震中的遇难者祈福”为由,成功地摆脱了选秀。

  皇室宗亲们,对于他的做法很不理解,哪个男人不爱美人,这么好的机会,皇上居然拱手让给他们。

  不过,皇上不要,那就便宜了他们。

  往年秀女大选,都是皇上捡剩了的,才轮到他们。

  今年么,说不定他们也能捞到绝色、家室又好的秀女。

  然而,跟这些人想法截然不同的,是大阿哥。

  此刻,阿哥所的大阿哥,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。

  “大哥,你马上就要娶妻生子了,难道你不期待你的第一个女人,第一个妻子是谁吗?”二阿哥对坐在书案前写字的大阿哥说。

  “小孩子别管这些。”大阿哥头都没抬,语气不悦。

  “我怎么就是小孩子了,你也比我大不了几岁。再说啦,你是我大哥,我不管你管谁啊。”

  二阿哥撑着下巴,坐在大阿哥对面,“你知道吗,外头的人都说,今年皇阿玛不参与秀女大选,你便是那些秀女们的第一目标。”

  没办法,往年那些秀女都想进后宫当妃嫔,便视皇阿玛为第一目标。

  今年皇阿玛要吃斋持戒三年,主动弃权,她们便把目标认准大哥。

  毕竟,大哥是嫡长子。

  大阿哥:“呵,我可不想当这个第一。”

  二阿哥:“你是不想,但她们想呀。”

  大阿哥冷哼一声,“反正我是不会参与这劳什子秀女大选的。”

  “啊?你也不参与?”二阿哥认真地道:“皇阿玛是因为吃斋持戒为由,你一个嫡皇子,到了适婚的年龄,你以什么为由。”

  大阿哥写字的手腕微微一顿,薄唇勾起一抹邪魅的笑,“我自有办法。”

  二阿哥:“什么办法,你跟我说说呗。”

  “......”大阿哥不搭理他。

  二阿哥磨了大阿哥一阵子,没得到回应,就离开了大阿哥的书房。

  待二阿哥离开后,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。

  大阿哥看了眼窗外。

  下雨天是最容易让人忧郁,也最容易让人忆起往事的。

  这让他想起小时候,下雨打雷的时候,额娘就会命奴才把窗户关上,再将他护在怀里抱着。

  大阿哥轻叹一口气,放下手中的狼毫笔。

  他走到窗外,看着雾蒙蒙的雨。

  皇额娘,皇阿玛为了你,他不再选秀了,你知道吗?

  所以,你快回来吧。

  早在去年端午节,皇额娘给了他们兄弟三人三本书时,他就敏感地察觉到不对劲。

  尤其是皇额娘让他替五弟保管那本书。

  如果她一直在紫禁城,就没必要把书给他保管,完全可以等五弟长大后再给的。

  地震后,他和皇阿玛一样,不愿意接受皇额娘没了。

  他情愿皇额娘是受不了紫禁城,被皇阿玛伤透心才离开。

  而不是地震加火灾,成了不幸的遇难者,永远的离开他们。

  多少个夜晚,他时常愧疚地责备自己。

  他要是早些知道皇额娘在养心殿,早点将她从废墟里救出来,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。

  是不是,皇额娘还会像从前那样,和他们一起生活在这座紫禁城......

  当天,四爷下旨到八旗都统衙门,说是秀女大选。

  紧接着,户部和内务府,就开始着办今年的秀女大选。

  几日后,就在各地的秀女赶往紫禁城时,紫禁城里传出一件轰动全城的事情。

  大阿哥因为皇后娘娘身患抑郁,无心参与秀女大选!

  说是要效仿皇上,吃斋持戒三年,为皇后娘娘祈福,希望皇后娘娘的病能快些好起来。

  一开始,皇上不同意。

  最后,大阿哥在养心殿跪了两天两夜,累晕了过去。

  在大阿哥晕倒后,皇上说了句“不愧是皇后的好儿子”。

  就是不知道,这句话是真心的,还是嘲讽。

  同时,皇上还同意了大阿哥不参与今年的秀女大选。

  这个消息一出,紫禁城、京师、乃至正赶往京城的秀女们都震惊了。

  不是人人都说,皇家利益熏心,争权夺某吗?

  怎么一个个的,都这么佛系,这么的清心寡欲,都不需要联姻笼络朝臣,任其和皇室宗亲结交?

  可不管她们如何不理解,这已经成了事实。

  这一头,大清朝的帝王和嫡皇子,都这般清心寡欲。

  而另一端的若音,在二月初十这一天夜里,辗转难眠。

  一开始,她只是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。

  渐渐的,一阵又一阵的阵痛,让她彻底睡不着了。

  有过前三次生阿哥的经验,让她明白这是快要生了。

  而且,阵痛从一炷香一次,慢慢转变到一盏茶一次。